现在时间:
Loading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文化美食 > 地方记忆 > 正文

美丽的零塬我的家 - 西安市临潼区零口街道

作者:老巢 来源:转载 日期:2023/3/25 13:43:29 人气:1671 加入收藏 评论:0 标签:

《零 塬》

作者/老巢

孩提时代,站在老家门口远眺,是可以“悠然见南山”的,这可见的山有两个,一个是华山,好高好险,一个是骊山,好幽好艳,夹在这两山中间的,是一带绵绵的渭河台塬(台塬是关中的一种特色地貌,是由远古渭河冲积阶地,被风积黄土覆盖,复经地质垂直断裂运动与河流切割后而形成,一般呈阶梯状分布在平原两边),距离最近的塬上面,依稀还可瞧见“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”的情景,母亲告诉我,那就是零塬。那时候我想,我们要是住在那上面,高高的,该是多么好玩。

有一段时间,父亲出去了,好多天都没有音讯,突然有一天晚上,父亲回家来了,从口袋里拿出了几个又白又大的纯麦面杠子馍,这令我们几个小家伙狂喜不已,要知道,这是我们在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的佳肴啊。父亲云,他是跟社员们一起“农业学大寨”,“虎头山上曾取经,旱塬要占江南春”,去零塬上修梯田,工地上给发的。那时,零塬又再一次成了我们羡慕的地方了。

在文革后期,常常会有一些外地来讨饭的来到我们村里,那些人,一手拿一破瓷碗,一手拄一打狗棍,身上背一粗布袋,挨门挨户乞讨:“老婆姨!老汉叔!可怜可怜!打发一点吧!”母亲遇见他们上门,往往是给一个玉米面馒头,或者一块蒸熟的红苕后(那时候,即使生活在富庶的关中平原的我们,也仅仅只能靠玉米和红苕勉强度日,因为小麦几乎全交了公粮了),顺便问问:“你家在哪儿?”那人往往曰:“塬上,或者岭上。”那时候我又想,幸亏我们没有住在那上面,要不该有多么可怜。

塬上人的生活确实很艰难。上初中的时候,我的一位老师家就在塬上。他后来当了县文化馆员,写有一本书叫《S路碑》送给我,其中有这样的句子:“咬鸡嚼鱼时常浮想联翩,心思终岁辛劳的父母终岁没有这个缘分儿;自己的生日也常是吞食一块蒸红薯便视为庆祝活动过去了……尔后,又有缘身随名医魏效荣大夫食了数餐,饱了口福,始知甚叫涮羊肉、凤爪……。当我满怀城市美味佳肴的余馥,回到以贫瘠称著的孟塬故土时,时常将就凑合一碟白萝卜丝儿还少盐缺醋。”老师这里说的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情形。

话说的有点远来,还是回过头来说零塬。渭河在临潼东部有两大支流,一是零河,一是戏河。戏河在历史上比较有名。《史记•高祖本纪》有云:“秦二世二年,陈涉之将周章军西至戏而还。”文中的戏就是指戏河,为秦末陈胜的部下周章与秦军的章邯所部酣战之地。零塬就是指零河与戏河之间的一带台塬。零塬东邻为阳郭塬,因塬上有阳郭镇而名,西邻为新丰塬,因塬下有新丰镇而名。新丰是刘邦为其父而建立的新家园,因其老家为丰邑,故名之曰新丰。

不过在零口当地,人们习惯以零河为界限,把其东属于零口辖区内的阳郭塬部分称为东塬,其西的零塬称为西塬。塬上的土质跟塬下的土质迥然不同。塬上为白土,土质较松,吸水性较强,塬下为娄土,土质较紧,吸水性较弱。白土虽然比价贫瘠,但却是漫墙的好材料。儿时老家过年,年前往往要收拾屋子,土坯做成的屋子经过一年的烟熏火燎,显得非常陈旧,这时,母亲往往让我和几个小伙伴一起拉上架子车,到塬跟前去拉白土回来漫墙。这也是我儿时的乐事之一。几个小家伙,一路上你追我赶,你打我闹,来到塬坡下,奋力刨挖,以谁弄下的白土块为最大为能。拉回白土来,母亲把之在一大铁盆中和成泥浆样,用笤帚蘸上漫屋墙,经白土漫过的屋子,白白净净,是过年的样子。

转眼我成为初三的学生,到了位于镇子不远的乡办中学就读,那里离零塬更近了,班里也有一些塬上来的同学。他们大多比较传统,衣着比较寒酸、表情比较木讷、每周回一次家,背一布袋黑馒头,拿一瓶子咸萝卜,生活可谓非常艰辛,但学习都比较刻苦,尤其是到高中以后。老师常常以他们为榜样,教训我们塬下的孩子们。我们虽然有点瞧不起他们,但也有崇拜他们的时候。每年过中秋节的时候,他们都不来学校了,问其原因,则云要给媳妇去送节,因为他们那里流行娃娃亲。小小年纪就有了女朋友,可以“拉手手,亲口口”,真是令我们艳羡不已。

人们常说,山高水高,可塬高水却不高。零塬比平原要高二百到四百米左右。平原上的井一般要打三十到四十米左右,人民公社时期,打井队曾在塬崖下打井,几乎很难成功,只留下了“打井队,真英雄,一打一个黑窟窿”的笑话。在塬崖下打井都如此困难,在塬上,其艰难也就可想而知了。对于塬上人们的饮水情况,我曾在小文《丽》中这样描述过:“后来知道,丽的家在西塬的周家沟,那里是当地最贫穷落后的地方,土地贫瘠,人们靠老天爷吃饭,特别缺水,当地民谣云:‘唾沫洗脸尿和面,死娃脑子蒸麦饭。’环境之恶劣于此可见一斑。听说那里的人至今吃的还是窖水,所谓窖水,即家家有一水窖,雨时储水以供平时饮用。”这是我记忆中的情形,时间过去了这么几十年,不知道那里的人们如今的饮水情况如何,我想,当有改善吧。

语曰:“礼失而求诸野。”零塬正因为其环境之“野”,倒保留了一些美好的传统文化。小时候,公社响应毛 的号召,经常搞各种运动,在镇上开“万人大会”,会后照例是大游行。在游行的队伍中,有由各个大队组织的彩旗队,腰鼓队,社火队等队伍,其中最吸引我的是零塬大队的“十面锣十面鼓”队伍。走在队伍前面的是三个被火药抹的黑不溜秋的汉子,手持“三眼铳”对空“嗵嗵嗵”地大鸣大放,那响声震得两边人们都纷纷捂着耳朵逃散的同时,却又都忍不住扭过头来观看,随后是两列队伍,每对十人,一队敲响铜锣、一队打牛皮鼓、个个是头上扎着白羊肚手巾,身上穿着黑衣黑裤,腰上缠着红绸带,在两队中间,更有一马头,敲着一个大马锣,前后腾翻躲挪,跌打滚爬,直折腾得是“尘埃也,野马也”, 那场面,真个是气势磅礴,热闹非凡。

零塬在临潼,也是个文风颇盛的地方,那里出了不少农民诗人,像李延、魏琦波等,在临潼都比较有名。这里不妨引用魏琦波的一首诗歌《零塬春歌》,给这篇小文拖一个光明的尾巴,同时也表示我对零塬的祝福:“十里零塬遍春晖,青山绿水惹人醉。山歌飞出桃杏林,声多清脆调多美。遍地东风徐徐吹,零塬也在宏图内。虎头山上曾取经,旱塬要占江南春。惊蛰春雷振心扉,大好时光寸寸金。扶犁耕耘鼓干劲,零塬渭水抖精神。常说春雨贵似油,何况天河泻白银。粪担吱吱闪出村,一层粪土一层金。零塬好,山歌脆,唱绿梯田唱红林。歌声随着东风去,容入祖国万里春。”

2011年4月5日,清明节。
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lingkouxinxi.com/show.asp?id=1066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更多>>网友评论
发表评论
小编推荐
  • 没有资料
关于本站 | 街办职能 | 站长本人 | 网站地图 | 不良信息举报 | SiteMap

客服QQ:1304156118(同微信) 邮箱:lingkouxinxi@qq.com
Copyright © 2015-2024 - 零口网 - 版权所有 - 陕公网安备61011502000040 - 工信部陕ICP备15013078号-1